【6-19】半吊子

大葱的副手叫刘圆,外号叫柳宗元,写的字很臭,就跟他拉的电线一样,像蜘蛛网。大葱开除他,也不仅仅是他的嘴不严,更多的,是刘圆的半吊子脑子。因为刘圆,给大葱黄了许多业务。当初,大葱缺人,刘圆被客户介绍过来,面试也不错,就留下了他。后来才发现,这个刘圆绝对是个半吊子。 继续阅读

买车记

从华子原来的饭店那里离开,我请大刃去喝羊汤。也许是过了饭点时间太长,大刃一口气吃了7个饼,还称大饼与羊汤对味。剔牙的时候,大刃说,现在吃羊汤的真不少,也考虑开一家羊汤馆,进羊肉有渠道,他丈人家就有羊。我将最后一块饼塞进嘴里说,华子主要做的就是羊汤,这不,关门了。 继续阅读

人人都是传奇

华子是个传奇人物,他是我们班的老大,年龄最大的那个,复读很多年才考上。家里条件不好,除了第一年与最后一年的学费,其余的,都是政策好,给减免了。家里实在供不起他的大学生活费,他就用放假的时候,去工地打零工,每年暑假回来,华子都是不一般的黑。与工地上的小工一样,吃饭的时候喜欢喝一杯,高度的白酒,2块5一瓶。 继续阅读

约个饭局

如果你与别人一起去干一件事,很难产生话题,大家都忙,没有闲工夫谈论事情。话题从哪里出来的,闲出来的。我们说农村的留守妇女喜欢传闲话,这不是农村特有,也不是现在特有,很早的时候,城市里也有。 继续阅读

改行做武大郎

朋友发了一条分享,机器测试成功。

我看了半天也没有看出来这个机器是做什么的,就随手的将“你什么时候开始做辣条的”发了过去。

朋友的一句“滚犊子”扑面而来,我很不爽,我是个优雅的人,不会跟这种人计较,继而发一条“难道是灌肠的?”

这次朋友回了一句人话,做炊饼的,过来吃吧。

刚才的那句滚犊子一定要讨回来,就继续给他了一句,你怎么改行做武大郎了。

朋友一个月没有理我。

他老婆长的真没有潘金莲好看,还是母老虎,顶多是个王妈。

全民创业真不是盖的,身边的许多人都开始创业了,花哨的少,干实业的多,即使大家都说实业难做,可是,这些人还是卯足了马力干实业。我的确挺佩服他们的。大家都不是玩资金的人,就像今天这个做炊饼的朋友,当了十多年的工人,刚参加工作的时候,为了每个月多赚几百块钱,骑摩托车跑到20多公里外的地方去上班,下班的时候太累了,就把摩托车停在路边,头靠着摩托车睡俩小时,当他给大家说的时候,在座的,无不心酸。

在事业上,最后的归宿会是哪里?谁也说不清。只知道不停的向前奔。

老家是农村,还在地里刨食吃的农民越来越少,年纪也越来越大,但是,那些靠着农产品做生意的人越来越多,不用十年,就会进入没有东西可卖的境地,因为还在种植的农民的年纪实在太大了。

武大郎的身份,就是一个穷苦的劳动大众形象,放在那些小本的实体小老板身上,的确也很形象。攒了部分资金,投进工厂里,每年的产出只比当工人强一点,这没有算投资的钱。想将工厂扩大一些,不会忽悠,贷款怕还不上。投资,只给那些概念的东西。

武大郎的产品,从出厂到最终到消费者的手里,这中间经过了多少环节,只有炊饼知道。消费者,只会跟着商家的“人工费、店面费等”不停的被提高价格。

现在的投资,以后的价格

用眼前的工资收入买房子,是很要命的,算算房子价格与收入,要多少年不吃不喝才能还上房子的钱。在2004年到以后的几年,有人这么算过,那个时候买的房子,现在基本上把贷款都还上了吧,房子升值的更多。现在买房子没有这么算的了,房子的贷款拉开的时间太长了,钱毛了,还贷款正好。

投资生意,也是这么回事,不过,生意的产品却要与房子反着算,当生意开始有产出的时候,产品的价格要比现在的价格低。有一年,朋友去考察一个项目,蓝莓。那个时候蓝莓贵的要的要命,好像是120块钱一斤。朋友有地,附近也有人在种植蓝莓。他就给我算了一笔账,现在投入多少,每亩地产出多少,多有多大的利润空间。

当然,他并没有算,种植蓝莓的多了,会将蓝莓的价格拉下来,看到有利可图,很多人都会做这个项目的。就像是街上有个卖烧饼的,生意很火,当第二家烧饼店开起来,就要分一把火过去,第三家再开起来的时候,三家都要完蛋。

所以,现在很多投资,都是快钱,想到一个好点子,立刻上马,但绝不会恋战,速战速决,不给模仿者留机会。以饭店为例,在你那里,长时间都很火的饭店有几家。而一些加盟品牌的快餐店,两年一批,两年一批的,更新的非常快。

现在社会上有一批游子,专门寻找时机投入,然后立即撤离。我们看到有些农产品,在某一年特别贵,那就是游资的炒作。这类被炒作的农产品有个特点,比较著名,产量有限,与合作社签订供销合同。

做实业,难就难在控制不住价格,投资大笔资金,有了产出后,维持在艰难的经营上,也还算可以吧。一旦别人复制投入,就让产品的利润降下来了,成本本来就已经压缩到最低了,再压下去,就无利可图了,不倒才怪。

许多成功转型的个人博客,几乎都在做创业的话题,他们需要用博客的平台积累可以投资的项目,吸引投资,而不是要发展长远的目标项目。所以,当你再去看这些博客的内容的时候,不再是个人的如何发展,特别是屌丝如何发展的。

一些人投资,喜欢跟理财产品和定期存款的利率做对比。而做生意,就是用一部分资金,在这个生意里不停的滚动,1000元进一批货,卖完后得1005,这么的循环下去,不继续扩大经营的话,滚动20次,就变成1100元了。

实业是个长期的投资,每人原因做长期的投资,所以,实业没有资金,不好做。

喝醉酒的后果

在医院门口,见到一个女同学,坐在车里,腿翘在车座椅上,姿势不雅,腿上打着石膏。打了声招呼,问是怎么回事。同学说,不小心摔倒了,摔断了。看表情,我挺怀疑的。

不久,真实的情况就传出来了,该同学在酒店喝酒,去洗手间的时候,地面滑,摔断了腿。

摔断腿是个意外,喝酒后才摔断的,挺丢人的。这就是酒闹的。

不胜酒力的人,几杯下肚后,就非要找个地方睡一觉,而那些自觉酒量大点的,可能在酒后就要疯上一疯。比如那些酒后疯的人,很容易与别人打架。在夏天的时候,我一般不去练摊吃烤肉,那里的酒彪子太多了,动不动就能与邻座的打起来,理由是对方扫了他一眼,不爽。警察朋友说,在夏天的时候,拘留所常常人满为患,抓来的时候,个个都很牛逼,等第二天醒酒的时候,就瘪三了。

去理发,听理发师们在说一个笑话,其实也不是笑话,其中的一个理发师,喝醉了酒,走错门,跑到邻居家里去了,具体也不知道怎么进去的,邻居是个单身的姑娘。进门后,脱的精光,躺沙发上找遥控器,找不到就乱翻,翻不着就骂人。把姑娘吓的偷偷的在卧室里报警。警察来了,问明了原因,得到姑娘的原谅,这才没有被追究。

身边不凡有醉酒后,半夜起来上厕所,拉开大门以为是厕所,还那么文明,带上门,冲着邻居撒尿的,最后光着屁股敲邻居的门,让邻居帮忙打电话叫开锁公司。

酒是麻醉的东西,在年轻的时候,跟老家伙喝酒,每喝必醉。当酒桌上的人喝醉了后,还有更多的故事,谈个生意是一般在吃饭之前都知道的。然而,有一次,我一歪头,发现老大的手没了,这吓我一跳,刚要喊,发下老大的手从一个裙子底下抽回来了。房间里有厕所,那那些去外面找厕所的?挺有意思。

喝酒有什么好处,就是可以与人称兄道弟,路上,听到一个笑话:

两个人在小餐馆里吃饭。

其中一个问,请问大哥是哪里人?另一个回答,山东的。太巧了,我也是山东的,来,干一个。

那个人又问,那大哥是山东哪里的人?另一个回答,山东德州的。太巧了,我也是山东德州的,来,走一个。

那个人继续问,大哥贵姓啊?另一个回答,姓王。这么巧,我也姓王,今天真是缘分啊,这个一定要干。

饭店老板看了,拨了一个电话,接通后,老板说,王嫂啊,你老公和你儿子又喝大了。

喝酒的两个人,一旦以兄弟相称的时候,什么事也好办了,这是不变的真理。

吃饭要喝酒,酒本身就是一个单独的产品了,桌上的菜,多数没有被炒作的,酒却是一个可以用来发财的东西。电梯上,朋友指着电梯里的广告说,他研究好长时间了,想要收藏五粮液,就开始跟我说收藏的步骤与以后的回报。

一个产品,一旦将广告挂到这里的时候,一般都是甩货的。果然,一段时间后,五粮液的价格暴跌。

批发价高于零售价

批发价比零售价低,正常的情况下,这是一个恒古不变的真理。在我的群里,与一个想要做钱包生意的群友讨论价格的时候,他说,为什么淘宝里的零售价比批发价还便宜呢?

零售的说,他的产品是在厂家里包的流水线,价格便宜。批发的说,一分价钱一分货。

承包工厂的流水线,价格就便宜?记得一次,媳妇给我买了一套阿迪达斯的运动服,上衣连裤子是180块,媳妇高兴的告诉我,低价买到好货了。我觉得可能性不大,180块,在专卖店买条裤子都难,我问为什么。媳妇说,这家淘宝店承包了一条阿迪达斯的流水线,价格就便宜。

那就发货过来看看吧。

收到货的时候,那套运动服真是假到家了,媳妇立即问卖家,卖家还在狡辩,称就是真货。媳妇告诉卖家,老公以前是搞体育的。卖家二话不说,直接退货。

这个卖家真不实在,当年上学的时候,穷,在市场上买鞋,李宁的,问老板,这是真的吗?老板回答的也干脆,这是真的假李宁。40块钱一双,我们宿舍8个人买了6双。穿这个真的假李宁踢球,真结实。

那淘宝上比批发价还低的商品是从哪里来的呢?那些进农贸市场的商品流转过来的。厂家的生产的商品,多是分等级的,比如鳕鱼片,有纯鳕鱼片,加淀粉鳕鱼片,碎肉鳕鱼片。碎肉鳕鱼片还算明显,它不是整片的鱼,而淀粉鳕鱼片与纯鳕鱼片就难以区分了,如果你分不出来,在淘宝上,就没有区别了。

对于区分不出来的东西,就会认为是一样的,能够看到的明显的区别是价格了,低价的东西就卖出去了。

一个朋友的工厂,与日本某文具品牌有业务往来,文具品牌在朋友的工厂里进了一批货,需要付款的时候,这个代工厂却倒闭了,只有拿成品文具来顶账。超市里三十多块钱的东西,当作一块钱顶的。

朋友就盘下来,加几块钱往卖。找到一家做文具的,给他说品牌,他不认品牌,他只求利润,国内的一个品牌的文具比日本的这个品牌,给的批发价低,如果都卖10块钱的话,还是国内的文件夹赚的多。这个生意不成。

有个培训学校,看到这个文具后,要了好几十箱,培训学校的负责人知道这个品牌,也知道这个文件夹的价值,他的学员们也知道。

我的一个背包,用了许多年,客观的讲,是个拼凑的东西,箱包加工厂里签了一个单,给某知名品牌加工背带。为了直观点,东家发来一个残缺的背包。当交单以后,工人用另外品牌的配件,将这个包给补成品了。我查了一下,成品包的价格是800多,我的这个,厂长送的,也许拿到淘宝上,能卖个百八十块钱。除了几块布料,其它的都不同。不过,这个包真结实。

在做零食的时候,找厂家进货,有的厂家很热情,问过了后,立即给你发样品过来,给的价格也很低。尝过之后,味道并不怎么样。而有的厂家更牛逼,直接回绝你,我们只做高度,主要供应出口。

一个在校大学生,想要做我们的代理,他是别处零食那里转过来的,买了一包我们的产品,说比他正代理的那种好吃。有要做代理的意向。他很奇怪说,为什么不好吃的东西卖的还那么好呢?他指的是他商家的代理。很大的原因是价格便宜。

所以,对比零售价格与批发价格,首先要看是什么,不能说怎么批发茅台的钱比零售的二锅头贵那么多吧。

平台还是炮台

周末与同学约了个饭局,在去的公交车上,听到车厢里,有个傻逼在大声的打电话。声音挺熟悉,貌似是大葱的一个合作伙伴,帐篷。见过他一次,声音挺特别,所以,我记住了他。我使劲的挤到车厢后,果然是帐篷,我跟他打招呼,帐篷的注意力都放在电话里,没看到我。我站在他的身边,好在他打完电话的时候,聊几句。车过了一站,帐篷的电话没打完,乘客下去不少,我在他的身后找了个座位坐下,等他打完电话。

帐篷,是做各种卡的,门禁卡、磁卡等,这是我同学的健身房软件需要的。据说,帐篷的开拓能力很强,能在陌生的城市里很快的拓展自己的业务。他还有个爱好,喜欢穿越,经常参加户外俱乐部组织的各种穿越活动。我也喜欢户外运动,也想找他聊聊关于户外的话题。也许今天就是一个机会。

他的电话真长,直到下车,还没有打完,他说的声音大,几乎整个车厢都知道他电话的内容了。对方是个女的,与男朋友闹别扭,他在劝,劝了几站,就聊到俱乐部里事。我怀疑,电话里的那个女的,与男朋友闹别扭是不是因为帐篷,也许在某次的户外活动中,那个女的钻了帐篷的帐篷。

帐篷的电话一直打到同学公司的门口,我就默默的跟在他的身后。敲门的时候,他才看到我,向我打招呼,说,真巧。我说,不巧,我跟了你一路了,从我上车的时候。这让他有点尴尬。

帐篷的话真多,饭桌上几乎都是他在说,聊的都是他参加的户外活动。我就咨询他,在露营,带个单人的帐篷好还是双人帐篷好。他说,为了减轻重量,最好是单人的。我问他,你的单人帐篷是什么牌子的。他说,他的是某品牌的双人帐篷。

如果帐篷是正人君子的话,帐篷是留着自己住着舒服的,可是,那些女驴友可不见得裤腰带扎的就紧,女驴友钻男驴友的帐篷,都不是秘密,更何况现在这个开放的社会。保不齐都带着帐篷的情况下,帐篷口一对,搞个一室一厅,床单滚的大一些。

大家都想着通过这些活动的平台,扩大交际的圈子,可别想着会有大款说你为人不错,给你投资百万,支持你一下。即使这个运动里有这么一些人,他们也有自己的圈子,不是普通人能进去的。

但是,这个平台却可以实实在在是成为炮台,只要你情我愿,不需要多大的资金,看着对眼就行。久了,就会从圈子里放出话来,这个活动是个炮台,所有那些想免费约炮的人,就扎进了这个圈子里。从此,炮台就成了这个活动中很平常的事了。商业圈与此相似,也是这么形成的。

在商业区的中心,有个大花坛,每到夏天的晚上,花坛的边上都围着一群乘凉的闲人,有的时候,我也去坐一坐。这个地方,有个秘密,我却不知道。

一次打车,临下车的时候,司机问我,是来找女朋友的,我说不是。他神秘兮兮的说,那你是来坐花坛的?那里不少漂亮的妹子。我丈二摸不着头脑,他告诉我实情了,坐在那个花坛上的男男女女,其实在找一夜情,既可以坐在那里等,也可以围着花坛选。

看吧,一个纯洁的花坛就是这么的被大家以讹传讹的传坏了名声了。

招代理

我的零食,即使打着招代理的牌子,可还是不愿意要代理,本身我是在兼职做零食,几乎没有费用的负担,赚一块也是纯赚,我给自己定的基准是,不求高利润,有利润就行。

我的客户不少,有的时候,货物搬进搬出的,让人觉得这个生意有很大的赚头,小区的邻居向我表示她的代理意愿。这让我犹豫了好久,到底是否应该答应她,没挺过她是死缠烂打,答应了她。不过,我跟她说,我的零食利润很低,不要抱着大赚一笔的想法,否则,这个事免谈。

邻居的兴致很高,非要做。那就做吧。

我的代理规则很简单,一款零食,一次必须满十包,低于十包不给代理价。代理可以付给我钱,将货暂存在我这里,卖完十包的时候就结算。

邻居代理想要她卖多少,我就给她多少,即使一袋也要代理价。

理想挺饱满的,那大家都来做代理了。

确切的说,代理只做了一次,就是她单位团购的那次,就没有下文了。最后甩给我一句话,利润这么低,不够忙活的。

嗯,按照你的想法,我会赔死。代理不是那么好招。

找代理,做的最好的是大刃,他的海鲜全靠各地的海产品批发市场来走货,经过两年的沉淀,建立了自己的销货渠道。代理对他的产品有选择,他对代理也有要求,他只找适合他的才上门去推销。对代理抓的非常准。

去年流行过一段时间的洗衣片,好友来向我推销,我拒绝了,像这些东西都是以前面膜团队将面膜换成了洗衣片,可能也就流行最多两年。果不其然,今年的洗衣片几乎销声匿迹了。他们赚的是快钱,大张旗鼓的开展业务,赚够了钱,一夜之间就消失了。洗衣片被谁卖去了?代理买的最多。

微商里,多数不是消费者,更多的是代理,只有代理在努力着。一年、两年后,在你的朋友圈里,剩下的,都不是代理,代理都做死了。我的邻居,经营茶叶到现在已经三年,从来没有说过要找代理,都是直接卖给客户了,她的客户群越来越大。

我问过她,为什么不招代理,她说,一招代理,就要变味,如果代理相互进行价格战,首先死掉的就是自己。干脆,自己累点,赚点就行,有机会再说。

许多代理就是这样,不愿意研究市场,只想赚一点总比不赚强,就这样的想法,恰好被总微商给抓去了心理,运用一点心理学的招数,就让这些代理中招。

大学同学给我的微信发来某品牌零食的二维码,说是朋友开的,希望我去捧场。

我说,拉倒吧,承认自己做的吧,干嘛这么扭扭捏捏的。

同学发来一个尴尬的表情。

我:你就不能有点创意吗?怎么我做什么,你做什么?我给他发过去我的产品。

同学没有回复我。

过了几天,我问同学做的怎么样,至今没有信息回复。

我猜,不出三个月,他就不会在继续做下去了,他不知道自己做的,只不过是在他的朋友圈里给这个品牌散布了广告了,况且还有假货的价格摆在那里。

看着许多人做生意赚钱,就想往里跳,没有放心的人领着,就要交很多学费,也要做很多研究,想要省掉这些步骤,只是像在街头发广告的那些人一样,只是发广告的。

有的人注定干什么都不行

写下这个题目的时候,我感觉是在写我的小自传,在我的经历中,失败太多次了,朋友们都说,一件事,在我手里很难一次成功的,都要再做第二遍。至今,我还在浑浑噩噩中。

在上学的时候,有老师这么评价一部分学生,除了学习,干什么都行,用以后一些同学的发展来看,的确是这样。当然存在着那些学习学习不行,干别的也不行,就是干什么都不行。

机会主义让一部分成了暴发户,成为首先富裕起来的人,起跑早,在资源上占到了先机,让后来的这些想要积累财富,就难上加难了。许多人说现在的行业饱和了,而饱和的行业,正是能看出一个人的才能来。

7、8年前,做一个网站多少好钱?从制作到上线,需要一万多,制作一个网站需要好几千,如果做得多了,成本也就是几百块钱,其实,成本也基本上是人工的费用。对于有些人来说,人工不算成本,就有了风君这么一些兼职的。

风君美术出身,大学里学过网页制作,白天上班,晚上回家兼职做网站,正职的工资不到2000,兼职做网站1500,一个星期做一个,本地一个房产中介的网站就是他做的,网站做给网络公司是1500,网络公司卖给房产中介的费用是8000。

做网站的门槛很低,后来很多人进入这个行当,制作的费用就被降下来了,5、600块钱就能做一个,风君正职的工资也慢慢涨上来,就看不起这个兼职的收入了,不再做了

做网站也有很多门道,我的一个做培训的朋友,想要给培训学校做个网站,他贼扣,又不想花太多钱,他去网上搜,网上很多做网站的网络公司报价很低,500一个、600一个,有的是。他以为做个网站也就这么多钱。他让我给他介绍一个人做这个网站。

谈了几次后,做网站的朋友跟我说,你的这个朋友有病。

我:怎么了?

朋友:给500块钱,想要照着新浪网做

我:在他身上,可能出现这样的事,他觉得做网站简单。这个活还是辞了吧。

培训学校的朋友,又找了很多人,每谈完一个,都说他有病。我也觉得他有病,如果没有病,为什么到现在网站还没有上线。

做事情,不懂的就要问,琢磨怎么去做,过程肯定很重要,投点钱进股票就能赚钱的时代已经过去了。

我的两个小伙伴,一个有资金,一个有人脉,闲聊的时候,说到了一起合伙创业,两人的兴致很高,对于经营项目的未来,展望的非常宏图,谈话之初,说的是一个小项目,当谈话结束的时候,已经成为一个集团企业了。我真害怕他们两个真去投资这个项目综合体,所需的费用,可能让天使投资也会感到肝儿颤的。

婚姻大事

困扰婚姻大事的,不是家境,不是房子,是婆媳关系。我冥思苦想了那么多年,一直没有理出头绪来,别人的,学都学不来。

小区里的老太太,凑一起喜欢讨论别人的家事,晚上发生的事,第二天就在小区里流传开来。现在的邻居,相互不认识,也不知道她们是怎么发现的。

小区里住着母子俩,不太合群,他们家的事,在老太太们的嘴里,特别的有谈资,那家的儿子不到三十岁,结婚,离婚两次,最后这个还是把怀上的孩子打掉才离的。老太太们都说是婆婆的原因。

婆婆到底做的哪里不好,都不清楚,离婚女人却最后都放出话来,说婆婆不是人。到底是儿子点背两次遇到不讲理的媳妇,还是女人点背,遇到了不讲理的婆婆,根据现有情况来看,大家宁愿相信婆婆不好。

唯一让人可惜的是,儿子结婚买的房子,年前将房子卖了,与娘住在一起,卖房子的时间,正好是去年房子大涨的前一刻。要不有经济学家说,离婚是最大的投资失败。

朋友IE的一个酒后的事迹,如果放在酒彪子里讲,反应可能平平,放到这里讲可能会有点意思。

那天酒后,走出饭店的门,见街上有像是男女朋友的一男一女在吵架,这太过平常了吧,现在都懒得去看了。IE也一样,就要扭头走开的时候,男的,扬起手来,就给了女的一耳光,IE酒火上头,将男的按倒在地,就是一顿狠揍。跟我说这事的时候,还恨恨的说他最见不得男人打女人了。

我问他,你这么英雄救美,姑娘就没有以身相许?

IE:靠,许个屁,你知道我为什么停手,我听到那姑娘打电话报警了。

我:那你还得感谢人家姑娘,打不好就出人命了。或者有另一中可能,那个女的拿出水果刀,捅你几刀,第二天的报纸上就会有这么一个新闻,《两男子为挣女朋友在街上大打出手,姑娘捅死了不喜欢的那个》,现在的记者能写出这样的题目来的。

IE对女人下不去手,被后来的老婆抓住了这个小尾巴,吵架吵不过老婆,每次夫妻两个有争吵,都被老婆骂的狗血喷头,再后来,他的老婆就对他动手了,那小巴掌扇的是呼呼的。这始终让IE在朋友中抬不起头来。

家暴,不仅仅是男人打女人。在老家,有一年认识一个跟比我小几岁的已婚男士,一米六的个头,瘦的跟个猴子似的,而他的老婆,五大三粗,夫妻两个人站在一起,能差出一个头来,高个的是老婆,在家里,男人不敢说个不字,胆敢说不,薅着衣领子就扔门外去了。男人对我说,结婚之后我才明白,为什么那么多人不敢要他老婆,太能打,一个跟他老婆一般高的男人,都不见得能打过她。

这不是夸张,我见过她老婆,像个不长胡子的李逵,也许就是李逵投胎,生错性别了。搜集信息多么重要,结婚前不了解清楚了,结婚了,后悔也来不及了。

打造一个团队还是单干

一个做装修的朋友与我商量,要与我合伙开一个培训学校,我负责招生,他负责管理。我对合作的项目感兴趣,却对分工不感兴趣,有谁听说过培训学校死在管理上的?管理重要,但不是最重要的。排除朋友的关系,当我招生渠道顺畅起来了,我可以另开一所学校,招新的管理,做管理,培训学校从来不缺管理,最缺的是招生。

另一个朋友,技术入股一个新兴项目。他参与的这个项目与一般的项目不同,找了几个合伙人,每个人负责一块,负责宣传的,自己投入资金招人负责宣传,负责技术的,自己投入资金招人搞开发。他们这么运营的目标是什么?上市。

当我们在一起谈论这个项目的时候,大刃没表态,直接问了一句,如果有一天,这个项目要把你换掉,是不是可以直接开?

朋友说他们有合同。

合同有用吗?我觉得没用,他们可以用一万种方式让你合作不下,想自己解除合同。

大刃的这句话说到重点上了,你并不在这个行业里是顶尖的,你与项目负责人并没有太多交际,他找到你,需要的不是你的技术,也许技术本来就不是问题,他可能需要一个垫付资金的人,所以就选择了他。

大刃不喜欢与人合伙,他只喜欢投资,他可以让你白白的赚囤积啤酒瓶的钱,却不愿意有人和他一起合伙经营,他说,两个投资人,谁做老大,下面的员工听谁的,我定下的任务,还没执行完,另一个合伙人给我改了怎么办。

拉人入伙,在多数情况下是风险的分担,分担了资金的风险,承担了经营的风险。

公司赔钱,相互埋怨,公司赚钱,都眼红,别说合伙人关系铁,按照投资比例分红后,你再多给合伙10%的的利润,你肯定不同意,而实际在分配利润的时候,分的再公平,没给自己的,就相当于分红后多给的那部分。

至于团队,合伙与单干还是不同,合伙了,干什么都想着还有其它人,还不排除有人将做员工的思维带到公司里来,别人干了,他就不用干了。

公司的运营需要一个清晰的思路,所有的工作都是围绕这个思路来进行,也可以用穿衣打扮来理解,一个人有一个人的风格,所以,身上穿的衣服都会是一个风格的,如果让两个不同风格的人给一个人选择衣服的话,很明显的就能看出上衣与裤子风格的差别来,如此打扮,就让人看了不舒服了。

再大的公司,无论企业文化是什么样的,执行的都是最顶头的那个人的意志。许多夫妻店开不下去,就是因为夫妻两人的文化冲撞了。

读书有用的文章

如何写一篇读书有用的文章?我感觉这篇文章挺不好写的,你如何去说服读书就是有用的?这无从下笔。读书有没有用?为什么书店里还有那么多的人在买书,如果读书没有用,为什么还有那么多的人抱着手机读电子书。书,存在着,就有它存在的道理,就证明还有人读,有人读,就证明读书是有用的。 继续阅读

做生意很丢人吗?

看街上的小摊位,绝没有人会将那里的生意当作正经的事来做,也不会成为一些人的奋斗目标的。有些人,能够想到做生意,也只想着做大老板,这个老板到底有多大,在某些人的眼里只是一个概念,没有具体的体会。

感觉做生意很丢人,即使在全民创业的时期,这个现象也同样存在,在你的微信圈里,经常会遇到有人发分享,某某亲戚等相近的关系开了个什么营生,希望大家去捧场云云,这种内容不用猜,多数是账号本人做的,只是不好意思说。

做生意有什么丢人的?一不偷,二不抢,也不出去比比,连小姐们都开始在街上贴广告了。这么偷偷摸摸的做生意,关系近的不敢认,关系远的不相信,如何能做好。倒不如大大方方的高调宣布,你正在做什么生意。

说不定,一些关系近的人会主动的为你的生意做宣传呢。这一点,我是很有体会的,而且正在体会着,在自己的朋友圈发了广告了,大家热心的问问情况,有了生意就会介绍给你。为什么有些被我们称之为脸皮厚的人能够大方的将自己的生意介绍给大家,并且最后都会做的不错呢,这一方面是他们觉得,做生意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愿意去做,而来,不扭扭捏捏,能够抓住机会。

很多人在机会面前犹犹豫豫的,生怕丢了颜面,就像一个当官的想要收受别人的财务,却还要保持自己的高大形象,让人把财务放在隐蔽的地方。

或许,有些人对生意的排斥,还有害怕失败有关,害怕失败让人笑话。有几个人能像我们熟知的那些所谓的成功者那么一番风顺呢,在我们被励志的时候,那些真是的失败,都是被隐去了。

在淘宝刚兴起的时候,亲身体会过,有的人瞧不起开淘宝的,觉得那就像小商小贩一样,而放眼望去,现在的淘宝,已经是大品牌进驻了,早期的那些试水的小淘宝,都积累了丰厚的资金了。

如果,有做生意的想法,就下定决心去做,不要犹豫,害怕失败的话,就少投入一点资金,不要考虑面子的问题,面子也是自己挣回来的。

做生意并不丢人,怕这怕那才丢人,做事犹豫更丢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