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林书

字:
关灯 护眼
御林书 > 麒麟儿(纯百、和风) > 樱吹雪(4)

樱吹雪(4)

“她说纪州是德川御叁家,将军不会因无嗣就没收了纪州,要我放心,一切按规矩来。”

        “美浓守大人行事稳妥,得将军大人信赖,亦受大名敬爱。”

        “不假!所以我才特地去谢谢她的,我大姐就不提了,听说连尾张的先代也去过。”

        融野笑道:“不过美浓守大人肯见肯招待的也只御叁家以上的大人。”

        “为什么?怕招待不过来?”

        “大人曾抱怨说见了这个就要见那个,烦不胜烦,还得被不明事理的人说是收贿弄权,故而连幕阁老中都不私下会面。”

        “有道理。”吉宗听后不住地点头,“美浓守我很是钦佩,羡慕将军老人家能有这等贤臣良相辅佐。”

        可在另一些人嘴里就成奸小当道、擅权祸国了。融野叹息。

        谁嘴里呢,不是别人,就那爱胡咧咧的谁呗。

        “您不是也有加纳大人?”

        “她呀,仗着我在她家长大,喊了她几年‘姐姐’,就天天不尊重我,尖牙利齿。”

        大手一摆,吉宗长长地“唉”了一声。

        “不想她了,想她能气死我,我让她转告你要你今后都别来了,她是不是藏着没同你说?”

        脚下滞住,融野原地仰视倏忽间又离她很远很远的人。

        “大人原是不希望我来的么。”

        “嗯……?”融野的喃言喃愣了傻大个。

        心沉了复沉,却不晓与御前比绘那日孰更伤人。

        “别走!”

        生来的不机灵,融野仍未自惊愕里缓过神,脚也未移开原地半寸,可大个子一步近身,扯着你拽着你,似要从根上遏杀你逃跑的念头。

        “你岂能以为是我不盼你来又不想见你?”

        “大人……”

        融野略生悔意,悔不该明知故问。但乍听她的话,是个人都得受惊。

        “我对你的情意你岂能不知,又岂能说出这伤人心的话来。”

        长袖交迭下吉宗牢牢握紧她的手不放,继续道:“你对我不冷不热不亲不近,我既高兴你来,又难过你来。而我自己再难过,也比不上看见你不情不愿的样子更难过。”

        又近了半步,注视融野的眼,吉宗款款启口:“倘若我的私心叫你为难至此,那我不如放过你,也是放过我自己。    ”

        啊,是这样的,她的难过每每都看在眼里但又故意无视掉。融野不愿但不得不承认这种感觉是有一丢丢美好的,以至于成了每回教画时的一大期待。

        她那些有的没的的话是腻歪,你不睬她,她低眉耷眼委委屈屈,还装个无事发生。融野每每都会被这一丢丢的隐晦的美好所击中。

        “大人的情意我岂能不知,可大人就没真正考虑过我的感受不是吗?”

        然而她又深知她二人的距离决不关乎情意真与不真、接受不接受,也绝非是这松雪融野有意吊着她冷着她,而是在隐晦又意想不到的美好外,离了纪州藩邸,只有这松雪融野独自一人面对流言蜚语

        ――她对她是有怨的。

        垂眼复抬眼,融野道来心声:“大人与哪个女子交游,旁人也只会说大人风流倜傥,是懂风雅的。可我不是,我从小被嚼的舌根只有我最清楚,没有哪天是不在意的,仅仅是来纪州教画就又有人说是将军玩腻了我,随手下赐给了好女色的纪州公。”

        被一大串的控诉吓到了,吉宗攒起浓眉:“她们干嘛这么说你,这不凭空造谣么。”

        “造谣不假,但何来凭空?将军乃人尽皆知的双刀流,您喜与女子交游又有几人不晓。真与不真从来都不要紧,要紧的是她们信或不信。”

        “我……”

        吸足了气,融野又说道:“您还是葛野藩主时我与您是私下往来,但成为纪州藩主的您,情意就一定要公之于众吗?就算您央求将军的是学画,在她们那也都是一段艳事!”

        被融野骂得不吭声,六尺高的大个子俨然成了犯了错又没得狡辩的小孩儿。

        “你说的都对,是我未曾考虑你的处境。”

        缄默半晌后,她将她的爱揽入怀中,“是我不好。”

        这泪是为谁人为何事而流的呢?融野不知道。

        怨气撒了个痛快,然她并不痛快,只因她对这人是有情的,因为有情,连怨都怨得不干不净、不纯不粹。

        “我不来,您就会喊得更大声,我来了,又都坐实了……”

        直到这时,吉宗方醒悟正是自己把爱推向了远处,她哪有再谈情说爱的资格。

        “谁在背后嚼你舌根,我想查清了叫她好看,但你恐怕不爱见我这么做。”

        指腹抹去融野眼梢的泪花,吉宗道:“是我对不住你,往后再不会要你为难。可你来都来了,今日且教我最后一次吧。”

        狠眨泪眼,融野与她四目相交:“您不还病着吗?”

        “我装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韵母攻略 豪乳老师刘艳 母上攻略 人妻熟母们与少年的不伦欲恋 穿越到可以随便做爱的世界 风华神女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