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林书

字:
关灯 护眼
御林书 > 日月入怀 > 044:我可以

044:我可以

        告别了父母,顾怀之驾车前往thanato。

        #

        顾怀之不语,只是收紧抱着他的力

        周奐冷着脸,神甚至有些躁了。

        「你真的有把握能一直陪着他吗?」

        丈夫也知周奐这孩,虽然不曾见面,这些年多少也从她这听说了有关他的事,对他的遭遇也颇怜悯。但即便如此,也不代表他能认同两人交往,顾家自祖辈以来在法界素有声望,若是外界知了这事,恐怕让家族难堪。

        她知周奐有多害怕她哭的。

        顾怀之失笑,「你答应要陪我看的,不能反悔。」

        她又重复了一次:「我想你了。」

        她想见他,立刻就要见到他。

        一个长得足以让他不再对世间任何等待和分离到不安的拥抱。

        他放手里的东西,伸手挑开,洗净指间的黏腻,以乾布珠。

        可是她现在就想要到他边,给他一个拥抱。

        「等我一。」男人拿手机,打算拨给徐俊,叫他来替自己看店,结果密码才输了两码,就被阻止了。

        顾怀之越过人,穿过隔开吧檯外的木门,朝着男人笔直走去,在所有酒客议论纷纷之,无畏异样的光,执意拥抱了他。

        「嗯。」周奐低应,指腹抚过她的尾,到了几许湿意。

        望着母亲满怀忧虑的眸,顾怀之毫不犹豫,「我可以。」

        他将人抱上,吻着安抚了一会,后来想了想,还是认为该制止这恶习,「以后别看那种东西了。」

        在他愿意把过往全交给她以前,她不能再轻易掉泪了。

        「怀之,你要知,周奐过去经歷过的一切,是你永远不可能会的痛苦,就算你爸爸不反对,你们之间依然存在许多差异和隔阂,跟他在一起的路并不好走,周奐没有心力去承受一次的伤害,也没有办法承受又一次看着希望变成绝望的折磨。」

        「??」

        从她的举动察觉不对劲,周奐凛眸,声音也冷了,「顾怀之,抬看我。」

        量酒里的伏特加洒了几许来,沾湿了手指,周奐眸一沉,馀光瞟过贸然现在吧檯里的人,认了她的分后,才又恢復彼时的淡然。

        週五凌晨,是店里人最多、生意最繁忙的时刻,顾怀之一推开大门,就看见了络绎不绝的人

        男人轻怔。

        她一定可以。

        「周奐,我没事,你去忙吧。」她好声哄着,「我只是来找你之前看了一集韩剧,男主角为了救女主角受了重伤,女主角哭得好伤心,所以我也不小心哭了,没有什么事。」

        知他担心了,顾怀之赶紧将眶里的泪了回去,重新提起笑,仰起脸看他,:「周奐,我没有怎么了,只是想你了,所以就过来了。」

        眸光倏沉,他将人带了后的休息室,就着里明亮的光线,他一女人脸有异,眶泛红,周浮,明显是哭过的样

        她会一直陪在周奐边,陪他走过山巔急,陪他穿过漫烟迷雾,陪他站上霜雪覆盖的山岭,等候他世界里那一永夜过后自地平线缓缓升起的天光。

心里已有了决定。她轻握着女儿的手,柔声,「这件事先别让你爸爸知,等过一段时间,你们稳定了再提。」

        顾怀之轻握着他的手,柔声,「周奐,已经很晚了,徐俊也要休息的。」

        男人站在吧檯里熟练地调製各种酒饮,吧檯边的客人时不时就抬手呼唤,圆桌的客人有时也会上前单,偶尔还得应付前来搭訕的女客人,几乎没有半刻空闲。

        「你不要担心,好不好?」

        不论发生什么事,她会一直陪在他边。

        被女人底清澈的光亮说服,周奐喟叹,不明白她怎么就这么喜把自己哭。

        把手乾净了,周奐侧过,将女人拥怀中,「怎么来了?」

        听闻,顾怀之轻怔,「妈,您的意思是??」

        「??」

【1】【2】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韵母攻略 豪乳老师刘艳 母上攻略 人妻熟母们与少年的不伦欲恋 穿越到可以随便做爱的世界 风华神女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