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林书

字:
关灯 护眼
御林书 > 摧眉(年代 糙汉 女方粗口) > 87/纸蛤蟆

87/纸蛤蟆

邓菊英说到舅娘拉着她和叁姐到街上当犊牯叫卖。

        有人也在北京城某处发出犊牯般的惨叫。

        “陈照野!疼!疼啊!”

        “你再这样,我可真喊师娘啦!就一声妹夫,至于吗!”

        陈顺轻松把人钳制在胳膊弯里,拍拍后脖颈,瞥了一眼:“小蘅没认你,别乱叫妹夫,把话吞咯。”

        两个武人夹着一个文人。

        一直在旁的严冬不发声,避开文人的求助眼神。

        周文棠赶紧把老首长搬出来,说老师有交代,遭大殃的脖子这才获救。

        没等说话,厨房传来脚步。

        “外面什么动静,是野子来了吧?”

        手里还拎着根沾粉的擀面杖,首长夫人瞅见陈顺,一口山东腔跟着眉开眼笑,“还真是!!怎么黑天了才到,进屋,快进屋,有你爱吃的猪rou大葱饺子。”

        说着放眼一圈,“媳妇没领来?”

        首长夫人出现,陈顺、严冬、周文棠下意识地立正。赶在陈顺开口前,老太太下令,喊师娘。

        “师娘晚上好。”

        石榴树下,陈顺回答,“她说自己不好打扰。”

        首长夫人很快领会这句话的实意,让他别拿兵样子出来,回厨房把擀面杖放好,一边擦手一边笑眯眯让几人跟进来,去屋里坐。

        这间北屋里的摆设和陈顺当年出入时差别不大。

        依旧是领袖像、大圆桌、藤条椅子、茶几上摆着两个58年烧制的胜利杯。实木柜从矮到高,落地台灯上搭着丝绸灯罩,绸面泛黄,把灯光筛更黄了。

        台灯下坐着个十四五的少年,拿手里的书本当屏风,遮住整张脸。

        “小雷啊,喊人。”

        首长夫人一面走一面交代少年,手指那排实木柜,转脸对陈顺乐呵呵地说,“老聂把你打的柜子挪这来了,一日叁顿饭地看,夸你木工手艺好,说这东西说不定能把他送走。”

        枪林弹雨活到这个年纪,老两口是看淡生死的人。

        生死平日可以当笑话说。

        首长夫人领着陈顺满屋找他从前的遗迹。

        回到这里,严冬只有一个身份,那就是老首长的警卫员,必须进行他的警卫工作。周文棠则不然,比起前者,他完全可以满屋子溜达。

        老首长是他的老师,首长夫人是他的师娘。

        让当自个家,他是真当自个家。

        这不,溜达到少年面前,把书夺走。

        没了屏风,少年青涩的面孔暴露出来,多年高原生活晒红的颧骨最近在掉色,蛇蜕皮似的,蜕出来的rou红红的嫩。

        “看什么,这么入迷。”

        “周秘书学问渊博,自己看呗。”少年偷瞄陈顺,刻意把人往老了喊。

        周文棠瞥一眼,满纸面的物理公式,夹一张稿纸,上面密密麻麻全是演算过程。

        “小雷同志,苦学物理呢。”

        少年低着头,继续迭纸,头也不抬地问:“那他呢,他懂物理吗?”

        “哪个他?”

        “还能有谁,当然是那个大个子。”

        一只纸蛤蟆在少年手下诞生,按压尾部,蛤蟆立即在少年腿上蹦出一个弹跳,被他抓起来,蛤蟆头指向陈顺背影。

        响榧子弹在脑门上。

        哒的一声。

        “学白上了?喊谁大个子呢。”

        “那叫什么,叔叔?”少年把嘴一撇,口齿含糊,用气声嘀咕,“杜姐姐怎么没来,你骗我,骗子。”

        首长夫人拉着陈顺的手满屋转一圈,回头少年,见他不喊人,知

【1】【2】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韵母攻略 豪乳老师刘艳 母上攻略 人妻熟母们与少年的不伦欲恋 穿越到可以随便做爱的世界 风华神女录